文学双轨制能走多远 政府资助到底能维持多久

作者:解玺璋  来源:北京日报 2010-10-18 字体:

读这几天的报纸,有一条让码字儿的人感到欣慰的消息。有报道称,由上海作协主管的《收获》、《上海文学》等刊物将从今年12月开始大幅度提高稿费标准,最低稿费标准将是原标准的两倍,优秀稿件的稿费有望达到原标准的五倍以上。原标准是多少?按照进入21世纪后涨过的,千字80元至100元。

这个消息马上在文学期刊界引起连锁反应。《人民文学》当即表示,他们的稿费也“一定会跟着上涨”。《当代》则说得比较委婉,只是说“不会低于《收获》这些文学期刊的先行标准”,但“尊重市场规律和创作规律”。《北京文学》也有所表示,准备“在将来参照‘上海标准’做力所能及的提高”。

文学期刊的稿费长期以来一直低价运行,主要原因在于其体制内的身份。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隶属于各级作家协会或文联,只有很少一部分如《十月》、《当代》等隶属于某家出版社。所以,它们的经营方式则明显地带有计划经济时代的某些特征或烙印,具体到稿费标准,也只能执行所谓国家标准,略有浮动而已。而国家标准多年未见调整,早已不适应如今的市场行情与消费水平。这种情况不能不让文学期刊的生存和发展陷入窘境,作为经营者,他们未必不知道应该提高稿费标准,但他们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曾几何时,文学期刊境遇堪忧,几成鸡肋。对于如何处置这部分资源,主管部门亦十分头疼。有些期刊曾一度下水,尝试走商业路线,但鲜有成功者。也有搞双轨制的,企图以商养文,结果还是惨淡经营,维持而已。其稿费之微薄,仍然无法向那些发行动辄数十万、上百万的大众休闲读物看齐。而且,以专业文学刊物而放低身份去迎合读者的低级趣味,不说刊物本身所承担的文化责任,作为其中的编辑,似乎也是难以接受的。

这样看来,由宣传部门和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出手,以“文学发展基金”的方式,对文学期刊予以扶植,似乎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报道称,《收获》和《上海文学》得到的拨款一年合计200万元,《收获》杂志因为有增刊,拨款会略高于《上海文学》。目前已经定下的首期拨款年限为3年,到期后还可以重新批示。如此这般,文学期刊真的成了市场经济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孤岛,其前景依然很令人担忧。

尽管有3年后还可以重新批示的期待,但政府资助到底能维持多久,仍然是个回避不了的问题。就目前而言,无论是宣传部门,还是政府文化主管部门,似乎都不差钱,但是,钱怎么花,以什么方式花,却和政府职能所涉及的范围和权限有关。政府花钱提高文学期刊的稿费标准,码字儿的人固然欢喜,但这钱应该也是纳税人的钱,与杂志在经营中的赢利毕竟不同,在花这笔钱的时候,政府不能不考虑它的行为是否已经越位?

而且,像《收获》、《上海文学》这种号称“四大名旦”、“四小名旦”的刊物,其本身经营并不差,资助确能使其锦上添花;但它提供了一种模式,会让其他省市群起仿效,这在遍及全国的文化建省、文化建市、文化建……的热潮中,很容易被有些人忽悠成政府掏钱的理由。事实上,各地不少文学期刊,只有几千份的发行量,影响亦微乎其微,不是把稿费提高就能起死回生的。

推荐阅读
Commend

  • 2008年05期

  • 2022年13期

  • 2020年12期

  • 2020年07期

  • 2021年02期

  • 2021年02期

  • 2021年02期

  • 2021年01期

  • 2019年02期

  • 2021年06期

  • 2021年05期

  • 3029年08期

  • 2014年11期

  • 2021年04期

  • 2020年10期

全球期刊门户微博

博客图片

全球期刊门户
北京市,海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