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文学杂志成了“名利场”和“垃圾箱”?

作者:  来源:南方日报 2011-1-13 字体:

  不久前,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了郭敬明出品、“校园女王”落落和新生代文学新锐笛安主编的青年文学杂志《文艺风》,包含《文艺风象》、《文艺风赏》两本风格定位迥异的刊物。在日前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郭敬明带着旗下两位女主编亮相宣传新杂志,赚足眼球。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图书中心总编辑、著名出版人安波舜透露,第一期的发行量在一周达到18万册,超越了《收获》、《当代》等七八家大型杂志的月销量总和,他还痛批这些传统文学杂志。郭敬明还表示,他们欲以《文艺风》为阵地打造中国的“芥川奖”。

  老牌文学杂志成了“名利场”和“垃圾箱”?

  在谈起创办《文艺风》的初衷时,安波舜非常激动。他说:“我们认为在偌大的中国,应该有一两本代表我们国家和民族文化的纯文学刊物,像美国的《纽约客》、《巴黎评论》。我们国家的《人民文学》、《收获》、《当代》、《十月》、《中山》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辉煌过,但现在影响力不断下降,艺术品位下降,价值观念落后。不少曾经先锋、锐利的杂志成为‘三俗’的垃圾箱,成为圈子文学的名利场,是无聊文人和体制内人员最后的大锅饭。”

  他还进一步分析:“因为是圈子文学,所以圈子里的人们警惕性很高,怕新人抢他们的饭碗,他们很封闭和自恋。近几年的评奖不承认年轻作家,他们用纳税人的钱创造出了许多所谓的、匪夷所思的文学概念,比如把滥抹叫创新,把看不懂叫做精神阅读,其结果是杂志发行量越来越少,越来越同质化。作品的主人公基本上都是无聊文人自己,作品的生活背景基本上是床上床下、屋里屋外、饭店酒吧,满篇充斥着流氓无产者对社会的仇视和怨恨,所以这些杂志逐渐被社会淡忘。”

  安波舜说,面对这样的文学现状和杂志生态,长江文艺和最世文化决心打造自己的纯文学刊物,为时代锻造一个类似《纽约客》的杂志。“这是我们的使命,老天把这个任务落在了我们和郭敬明身上。因为笛安们不信年轻写不出深刻来,不信年轻写不出柔软来,不信中国这么多的灵魂不需抚慰,也不信千年的语言艺术打不动80、90后的心。”

  “青春版《收获》”发行量远超《收获》

  据悉,因郭敬明团队在青少年读者中的号召力,自2010年12月28日《文艺风》创刊号上市以来,3天之内已经在多个城市售罄,共售出18万册。出品人郭敬明还宣布:首期创刊号为珍藏版,永不加印,读者购到的《文艺风》杂志即为绝版。安波舜则透露了“永不加印”的原因。“我们赢了,第一期的发行量超越了《收获》、《当代》等七八家大型杂志的销量总和。但是尽管我们赢了,我提议,《文艺风》还要在影响力和艺术水准上下功夫,在发行量上一定扼制销量,把《文艺风赏》办成中国的《纽约客》,把《文艺风象》办成英国的18岁刊物。”

  《文艺风》被读者评价为“青春版《收获》”,认为《文艺风》提升了郭敬明团队《最小说》为主体的文学刊物作品的高度和宽度。郭敬明对杂志出品的初衷以及未来的展望有着清晰的考虑:“我们想打造一个高端的、符合并引导当前青年阅读趋向和心理取向的纯文学杂志,根据不同的读者人群来定位。”

  因此,《文艺风》由风格不同的两本杂志《文艺风象》和《文艺风赏》组成。郭敬明称,《文艺风赏》重在“赏”字,《文艺风象》则代表了新的生活方式,倡导的是文艺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落落主编的《文艺风象》以清新温暖的“治愈”路线为主,利用文字、摄影、绘本、图片等形式,挖掘文学、话剧、服饰、家居等日常生活中的文艺美感。笛安主编的《文艺风赏》则定位为高端纯文学年轻态先锋刊物,用新锐的态度、新锐的标准、新锐的审美观,挖掘最有前途的作者。

  郭敬明欲打造中国“芥川奖”推新人

  郭敬明表示,他希望《文艺风赏》尽情展示传统文学、严肃文学、先锋文学、试验文学中的魅力,“传统文学博大精深,有很多好作品没有被这个时代关注到。现在很多读者的阅读口味是浮躁的,大家大海捞针,很多优秀作品被淹没,希望笛安用自己的审美,用她对文学的高标准态度,剥离掉不符合我们标准的作品,让大家看到我们倡导的‘赏’。”

  他还称:“我们的野心远不此于此,不仅杂志质量要向《收获》、《人民文学》等老牌文刊看齐,还要以此为阵地打造中国的‘芥川奖’”(芥川奖是日本纯文学奖的最高奖项,以鼓励新人作家为宗旨)。在日本有很多这样的大赏,如‘植木赏’、‘芥川赏’。但在中国大陆,给新生代的平台还是比较少,《收获》、《十月》、《人民文学》基本还是成年作家、成名作家的平台,而刚起步的作家还没有这样的平台。我们希望《文艺风赏》这个平台能成为他们的家园。严肃文学不是不好看的,有很多可以感动人的力量,希望有更多人关注,这是笛安和我的心愿。”

  为了加重《文艺风赏》的纯文学色彩,杂志开辟带有严肃文化色彩的“经典重读”、“青梅煮酒”栏目。如阿来和麦家、毕飞宇等都已与主编笛安对话,畅谈文学理想、人生感悟。阿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力挺”新杂志:“因为我希望以此传达一个观点:现在很多人认为80后这个作家群体对传统文学的认知不够,没有文化的传承,我不这样认为。这次跟笛安对谈,这种感受尤为深切。判断一个作家,关键在于作品,而不是出生年代。”

推荐阅读
Commend

  • 2008年05期

  • 2022年13期

  • 2020年12期

  • 2020年07期

  • 2021年01期

  • 2021年01期

  • 2021年02期

  • 2021年01期

  • 2019年02期

  • 2021年06期

  • 2021年05期

  • 3029年08期

  • 2014年11期

  • 2021年04期

  • 2020年10期

全球期刊门户微博

博客图片

全球期刊门户
北京市,海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