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爱财,要取之有道

作者:罗燕  来源:全球期刊门户 2012-7-3 字体:

著名文学期刊《大家》近日被曝用一号多刊的“野鸡刊”收取版面费,这种现象在期刊界也许并非孤例,只是《大家》因为名气太大,挑战了人们忍耐的底线,终于充当了压垮骆驼的那根稻草,在“野鸡刊”丑闻中成为众矢之的。

新世纪以来,文学从社会的中心逐步走到边缘,纯文学刊物的读者不断流失,而大多数文学刊物的办刊方式依然如故,只是依靠官方支持得以继续。自从各地文学期刊社纷纷实行改制,自负盈亏,很多文学刊物都处于亏损状态,为了维持生存使出各路招数。其中扩刊,加收版面费是最简单、最普遍的一种。

增加理论版,收版面费刊发学术论文的现象也并不只存在于文学期刊,很多教育类、综合类杂志办“野鸡”刊的情况甚至更为严重。近期海口的非法期刊案就包括10多种野鸡期刊,如《中国教育教学杂志》、《中华护士》、《中国教育科研》、《中国高教探讨杂志》、《中国临床医学月刊》等。

 “野鸡刊”大多数不是由刊物编辑部本身负责编辑,而是承包给一些第三方公司或者中介,由他们负责组稿并收版面费。发表论文对稿件质量没有要求,只是按刊物级别与文章所占版面收取版面费。由于很多单位将论文数量与职称评定挂钩,发表论文的需求很旺盛,致使刊物不断增厚,超出期刊的承载量,版面费收入成为期刊社的重要收入来源。据报道《大家》杂志社通过收取版面费的方式敛财,月收入近200万元。这是在市场经济的的大潮流下,杂志社采用的畸形的市场化方式,也违反了期刊出版相关法规。

出卖版面的做法用差稿挫伤了读者对期刊的阅读期待,阅读后的失望使读者放弃了刊物,刊物生存的危机进一步加剧,更大的危机又催生了更疯狂的版面出售,刊物逐步沦为粗制滥造的印刷品,形成了当代部分期刊生存的恶性循环。

相对于《大家》这样为生存出烂招的期刊,文学期刊《收获》却在维护品牌的同时创造了收益,目前月销量达到10万册。龙源期刊网网络阅读排行显示,2011年度《收获》杂志在海外阅读中位居首位。翻开杂志,能看到有创意的栏目,读到高水平的作品,这是期刊社精心编辑的结果,好的内容才是期刊在市场中取胜的根本。

很多期刊转企改制后还是依靠固有的邮政订阅方式,缺乏多样的市场营销手段,这也是期刊发行量低的重要原因。虽然名为企业,却没有采用企业的经营管理方式,也缺少品牌推广活动。

期刊的“纯”应该表现在内容的优质上,而不是形式的单一。如果广告的收入使期刊印制得更加精美,何乐而不为呢?与其他企业或者社会力量合作,获得经费支持也是可视为生存道路之一。

在期刊改制的过程中,很多期刊社显然缺了市场这堂课。没有掌握市场运作方式就一头扎进市场大潮中,可能呛几口水后在实践中了解市场规律,进而游弋自如,也可能逐渐淹没,被市场淘汰。只有补上市场课,找到正确的生财之道,期刊才能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守住自己的一方净土。

 

推荐阅读
Commend

  • 2020年12期

  • 2008年05期

  • 2022年13期

  • 2020年07期

  • 2021年01期

  • 2021年01期

  • 2021年02期

  • 2021年01期

  • 2019年02期

  • 2021年06期

  • 2021年05期

  • 3029年08期

  • 2014年11期

  • 2021年04期

  • 2020年10期

全球期刊门户微博

博客图片

全球期刊门户
北京市,海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