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兰登合并如何开启出版业新篇章?

作者:史蒂芬·佩吉  来源:百道新出版研究院 2013-2-18 字体:

  【百道专稿】企鹅与兰登书屋的合并为各种创新举措提供了充分的空间,这对作者、出版商、读者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理查德•福特著名小说《加拿大》的开篇如此写道:“首先,我想告诉你我父母所犯下的盗窃罪,然后是谋杀罪。”与这出戏剧类似的是,去年出版业所发生的一切可以这样表述:“首先,我想告诉你有关代理定价制和司法部的事情,然后是几大出版商的合并。”2012年对出版业来说是激动人心的一年,这一年出现了重大事件,其中以企鹅与兰登书屋之间的并购为最。2013年一些精彩的故事已经拉开帷幕,有消息称培生公司(企鹅的母公司)准备投资Nook电子阅读器。无论人们如何看待这些事件背后的智慧,但至少说明公司都在极力争取读者的支持。

  一段时间以来,英国写作市场都保持非常健康的状态,有许多读者购买大量图书。从80年代水石书店的兴起,经历90年代大众市场的爆发,直到最近网络写作和自助出版的出现,英国读者始终对阅读有很大兴趣,至今未出现阅读危机。

  企鹅与兰登书屋的合并将诞生一家强大的出版企业,拥有最知名的消费者品牌:企鹅。这次合并不应该被误读为出版商的退守或简单的降低成本,而应被看做是正面迎接消费者需求和技术的挑战。接下来还将出现大型出版商之间的合并,最新的消息是哈珀科林斯与西蒙舒斯特之间将有较大动作。

  这些变化对阅读、写作和出版意味着什么?

  首先,出版业架构将发生变化,少量的大企业拥有更为强大的能力,这将更好地支持作者与出版商活动。目前,出版商对于来自线上和线下零售商的冲击表现得十分脆弱,而重塑强大的出版架构对于作者是有好处的,只要大型出版商明确他们的职责是为作者和股东创造更大的价值。

  第二,作者拥有更多的选择,小型出版商有机会借此兴起,他们将为作者提供更加贴心细致的服务,开发新的商业模式,类似And Other Stories的订阅模式,Unbound的众投模式。由于小型出版商机制灵活,他们可以展开许多新业务尝试。大部分数字化创新都是来自独立出版商,比如像费伯的诗歌应用软件,康斯特勃和罗宾森的约翰网络业务,布隆伯格的伯格图书馆等。

  第三,随着出版商品牌价值的提升,细分出版市场也将愈加繁荣。目前由于大型企业的影响,出版市场上有太多重复和模仿,造成平庸的作品。而读者需要的是针对其特定需求的专业产品和服务。数字时代,一些细分领域,像浪漫、军事、诗歌、科幻小说等类别将产生优秀的品牌,并且与大众零售领域相区分。这一切已经发生,看看布恩出版社与读者社区所进行的互动,出版品牌已经转变为消费者品牌。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企鹅与兰登书屋新成立的公司究竟会如何对待企鹅这一消费者品牌,该品牌不仅仅限于出版领域,而适应于更普遍的读者兴趣。换句话说,它今后能帮助发现更多优秀的作品和伟大出版商吗?

  最后一点,作者总在讨论他们自身的品牌,出版商则很少成为重要的消费者品牌。未来的出版业将会是一家出版公司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其他作者与出版商品牌则专注于本地细分市场。作者与读者处在出版业的中心,寻找针对这两类主体的新服务方式将创造出不同的出版公司架构。兰登书屋与企鹅的合并可看作是一个新的起点,打破了原有的出版秩序,出版商值得为此进行尝试。

  丛挺 编译

推荐阅读
Commend

  • 2008年05期

  • 2022年13期

  • 2020年12期

  • 2020年07期

  • 2021年01期

  • 2021年01期

  • 2021年02期

  • 2021年01期

  • 2019年02期

  • 2021年06期

  • 2021年05期

  • 3029年08期

  • 2014年11期

  • 2021年04期

  • 2020年10期

全球期刊门户微博

博客图片

全球期刊门户
北京市,海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