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最佳状态的出版业?2013TOC大会综述(上)

作者:林成琳  来源:百道网 2013-3-7 字体:

  【百道研究】 “何为最佳状态的出版业?这差不多是重提理想了,时间逻辑一旦引入,历史感就成了深沉版的未来感。”百道新出版研究院林成琳博士在不久前刚为我们写作了 DBW大会精神的综述,紧接着又来了这一篇TOC大会的观察。这两场大会是美国两大数字出版阵营各自的擂台,开会明摆着就是放大各自音量。但很有意思的是,作者在文中写到:今年TOC大会上,历史感尤其强烈——各种长度的时间纵线。

《雾都孤儿》插图。君红阅读为百道网配图,仅为活跃版面。Credit: Photos.com

  我们对1月份DBW大会做了综述和评论,相信很多人能够感受到,美国大众出版业的数字化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关键期——大家心情都很复杂。

  TOC大会创始人蒂姆•欧莱利(Tim O’Reilly)为本届大会做了分量最重的开篇定调演讲——“乐观的几个理由”。这个举动之所以特别,是因为欧莱利已经三年没有在会议上露面了。为何在这个时候突然跳出来,其中必有深意——这是人们普遍感受到的。尤其是,从DBW大会上,我们看到,乐观不是一件容易事,欧莱利为什么按捺不住重出江湖大谈光明前景呢?

  《出版商周刊》两次从不同角度对欧莱利仅为13分钟的主题演讲进行了重点报道和分析。《出版商周刊》指出,欧莱里演讲是在敦促出版社找准重点,做真正重要的事情。当然,《出版商周刊》主要面向出版社和书店。我们看到的是,欧莱利原话指涉范围较广,他提醒全行业,赚钱虽然是必须的,但不能忘记出版工作的根本,就如同驾车出行,不能不加油,但旅行才是关键。

  另一个看点是TOC大会上对作者的态度。按照TOC大会的基本观点,作者都是出版业未来的推动者。这一点肯定要与2013年TOC大会口号 “Connect, Explore, and Create the Future of Publishing”紧密相连。由此,我们把本届TOC大会的基本精神解释为:联系作者、以作者为中心联系全行业,以合作的方式(而非对抗、诉讼、假想敌、跟风、漠视等方式)共同探索数字技术为出版业带来的新可能性,由此创造出版业的未来。

  去年TOC大会上弘扬了新创企业精神,今年的TOC大会组织了一个新创企业评奖活动。大奖是风投。20家2012年新创企业入围参评,10家进入决赛,获得TOC会议期间的展位服务,会议期间最终产生3家获奖单位,可领大奖。对此,需要补充一点背景。TOC大会主办方是欧莱利出版社(O’Reilly Media, Inc.),该社目前已经发展出三个主营业务,传统的是出版,其次是会展,也就是各种版本的TOC大会、我们现在综述的是终极版——纽约版TOC大会,第三是风投。三家大奖获得者的情况,《出版商周刊》有最好的报道,可参阅。

  每一届的TOC大会都是一次动脑筋的体验。不仅仅是听会的跟着动脑筋,发言的也能有收获。欧莱利出版社总经理兼出版人乔•维克特(Joe Wikert)就在会议结束4天后发表会议感言或者收获,有5点,是他个人体会的表达,对会议也有一定的总结意义。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TOC大会总能让人有所收获,不是那种让人尽快忘掉的会议。本综述除了必须详细介绍TOC大会高调突出作者,还试图挑选几个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里令人念念不忘、反复回想的TOC观点,进行重点介绍。

  会前会:宣言作者时代的到来

  去年11月,会议策划筹备阶段,TOC以罕见的郑重,发布2013年TOC大会作者专题日(Author (R)evolution Day)宣言,题目是“作者和内容创造者是出版业的未来”。《宣言》共有六条,全面阐述了TOC大会对行业走势的基本观点。

  这个宣言首先是对2013年TOC大会会前会的预热。该会为期一整天,2月12日,当日在几个会议室还举行十数场时长一两个小时的专题研讨会。之后为两天的正式会议,穿插几段全体会,也就是主题演讲,发言人数和结构与去年相当。

  这个名为“作者专题日”的会中会,收到了如潮的积极响应。据身兼会议参加者、发言者、博客报道者、作者、记者的波特•安德森(Porter Anderson),场面爆满,旁边几个会议室里参加专题研讨会的人,纷纷涌入作者日会场。安德森表示极度享受作者日TOC正式会议,盛赞TOC功德无量。

  按照设计,TOC的作者日要面向作者、欢迎作者入伙、向作者群体喊话——这个得说是创举了(DBW也有半日作者专题会,如不久前的综述中提到的。按目前作者与出版社之间空前的紧张关系,强硬的出版社或者大型出版社的立场下的DBW大会,作者现身会场,是不会有什么积极成果的)。一般来说,作者现身行业展会,大多是出版社拉来宣传新书的,个别发表一些关于行业的观点、佐证一些问题、招揽一些人气、体现一些重视(这个也是去年乃至更早的TOC大会做的)。

  作者日上,TOC大会纷纷为作者建言献策,主要围绕两个主题:一是自助出版服务,TOC大会表示各种机会、各种空间、各种可能性,大大的有;二是读者发现,TOC大会表示作者首先应该摒弃陈规,提醒新时代的出版业,要求作者先写出作品,因为没预付版税那种事情了,再想办法找读者或者让作品为读者发现。 TOC还向作者普及了一些数字出版中的基本知识,比如元数据、格式和标准之类的。

  作者日的英文“Author’s (R)evolution Day”表现了TOC大会对作者在未来书业发展中的释放能量方式的判断:或者是革命、或者是演进,一个字母的差别。

  TOC观点一:思考未来是一项工作

  《出版商周刊》指出,人们参加TOC大会,就是想知道出版业未来的真相。问题是,讨论未来研究未来,并不是随便的事情。

  科里•多克托罗(Cory Doctorow)在TOC大会上批评了一种坏的思考习惯,那就是把“事实”当“问题”。他说,对于事实,你只能想办法适应,而问题能靠行动来改变。如果你总是对事实提问,那么势必制造一批徒劳无功、老生常谈的死问题。多克托罗说的是盗版问题。

  我们还可以提出类似的问题——纸质书消亡问题、书店消亡问题、出版业非居间化问题、内容为王问题……。可以说,提这些问题的人,实际上都毫无例外地无视事实,无视数字复制技术的便捷性和低成本、无视纸质书的大量存在、无视苹果谷歌实体店的发展、对亚马逊、谷歌、苹果这些居间的大块头视而不见、无视内容产业的存在——各种荒谬。提出这种问题的人,毫无例外地是在制造恐慌,天要塌下来啦、出版社要消亡了、内容质量下降了——各种拒斥。

  我们认为,这些不合格的问题经久不衰,当然有立场原因,更重要的是这些问题没有随时间推移而进行转化和不断转化——没跟上,还当作真实问题反复提出。所以,当你在TOC大会上看到“distribution对circulation”“纸质书与电子书共存”“独立书店复兴”“出版社角色改变/新创企业” “作者为王”等话题,都应该想到其中存在某种转化或者再转化。

  TOC大会的正式会议被安德森以“看那些飞翔的未来主义者吧”为题进行了歌颂式的博文报道,可未来主义者/未来学家(futurist)——研究未来的人,到底什么样呢?我们注意到,英特尔公司的布赖恩•戴维•约翰逊(Johnson)应邀主题发言,“futurist”印在名片上,这是他的职衔。 TOC大会要求约翰逊重点描述这个岗位的工作要求:就是以10到15年为限,广泛接触业内外、国内外各界,研究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由此针对性地提出项目建议。时限为什么定在10到15年,是因为那是英特尔芯片设计开发的周期。他的一个工作实例是以电视芯片,他说,“据我们所知,电视的功能已经不同以往了,那么电视应拥有什么样的未来呢?我们由此着手工作,建模并提出建议。这样,面向汇集娱乐、游戏、社交等功能、个人化的电视,英特尔将为电视提供专门芯片,时间是2015年,到时候英特尔芯片新品将大卖特卖”。

  如果英特尔愿意花钱找专人负责研究未来、搞清楚何种未来是最可能,并由此出发规划新产品设计开发上市,那么出版业对未来的想象和研究能否像点样子、不光吓唬人玩呢?

  TOC观点二:如何改变未来,取决于你对它的想象

  英特尔对未来进行严肃研究的实践,按照约翰逊的解释,是基于这样一个理念:如何改变未来,取决于你对它的想象。

  未来成了一种想象的产物,难免让求真相的人失望。的确,TOC大会上,我们看到不少关于未来的提问,被一句“我不知道”简单直接粗暴地拒绝掉了。

  长期以来,TOC大会被认为是出版业未来主义(futurism)和行动主义/激进主义(activism)的圣地。需要强调的是,两个主义不能单独成立。割裂两个主义,必然让它们走向各自的反面。或者说,未来主义如果有意义,需要向行动主义转换。我们认为,约翰逊向出版业提出的“想象改变未来”观点,正是一种行动主义者的态度。

  在某个意义上讲,没了行动主义的取向,未来主义充其量是预测。预测吓死人,相信不少人深有体会。拿最近的DBW大会为例,种种迹象的逻辑后果是一个多么黯淡的出版业。所谓改变“未来”,其实应叫改变“预测”。

  约翰逊拍着胸脯、言之凿凿地鼓励TOC大会听众:相信我,以英特尔公司的芯片科技能力,凭小型化高性能芯片的技术能量,确保大家伙儿在2020年的时候能让身边随便什么东西都变成计算机。他说:数字技术的发展,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用户无需再费心考察技术的能力、潜力,“能做什么”变成“想做什么”,唯一的限制是你的想象力。

  如果约翰逊可信,那么当下行动主义者需要做的就是玩命地朝好的方向设想——必须设想出一个处于最佳状态的出版业,然后用数字技术、用实际行动实现之。

  何为最佳状态的出版业?

  这差不多是重提理想了,如欧莱利所提倡的:出版业要反省、唤醒,出版人要反思、回忆——出版工作的根本价值是什么,赚钱固然重要,但加满了油的汽车毕竟是要去旅行的。如何做到呢?——不许谈个人体悟啊。

  于是,出现了更为tricky的现象,TOC大会上的未来主义者/未来学家满口挂着“过去”。出版业的根本/本源/灵魂,就是那些亘古不变的东西。

  时间逻辑一旦引入,历史感就成了深沉版的未来感。我们注意到,今年TOC大会上的历史感尤其强烈——各种长度的时间纵线。从一代人以内的“传统出版到数字出版”,到一代人以上的“电子时代到数字时代”;谈兰登企鹅并购,就谈工业时代顽固的增长观念;谈1.0电子书无非是模仿纸质书,就谈古登堡印刷机如何做出了有异于卷轴的分页码内容容器;谈数字化转型,就谈意义相当于口口相传变文字、相当于手抄变活字印刷……

推荐阅读
Commend

  • 2020年07期

  • 2020年12期

  • 2008年05期

  • 2022年13期

  • 2020年11期

  • 2020年12期

  • 2021年01期

  • 2020年11期

  • 2019年02期

  • 2021年03期

  • 2021年03期

  • 3029年08期

  • 2014年11期

  • 2021年02期

  • 2020年10期

全球期刊门户微博

博客图片

全球期刊门户
北京市,海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