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出版开放机遇何在

作者:任翔  来源:百道网·任翔专栏 2013-6-20 字体:

  数字出版业者应该以更开放的心态拥抱开放技术及开放模式——以读者为核心,以用户创造力为动力,以企业间合作共赢为基础。开放模式为数字出版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舞台,也正在形成更具效率的传播与商业模式。这是一条不同于传统体系的发展道路。这种创新对我国尤其有意义。

  最近十年,谷歌、亚马逊、苹果等IT巨头相继进入出版领域。它们藉由开放技术,驱动一系列创新模式,正在颠覆传统出版。这些旨在加强互动、协作、共享与整 合的开放模式正在引领一场深刻的知识传播革命。从汹涌而来的自出版大潮,到独立于传统出版体系之外的数字内容生态;从社会化出版与分销,到基于用户社群的新型商业模式; 从开放获取,到开放出版平台…… 可以说,我们正在步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开放”时代。

  出版的核心价值在于向大众推广有价值的、高质量的、经过筛选的内容。“开放”一词,对传统出版理念提出了根本挑战。传统出版采用的是单向传播体系,由出版商充当把关人,读者是被动的、孤立的消费者,出版商在封闭的传播体系下寻求垄断,以便赢家通吃。而开放技术所带来的是双向互动传播以及读者之间的社交网 络,是一种民主的传播:读者是出版的积极参与者,甚至是知识的创造者,而读者之间通过社交网络形成强大的知识分享体系。在这样的传播格局中,很难一家独 大,占据所有权力、利润和资源,业者必须开放心态,共享资源,寻求共赢。

  商业模式方面,开放模式深刻挑战了传统出版基于付费阅读的商业体系。尤其是免费内容的兴起、用户共享的冲击、以及知识共享(CC)等开放版权体系的挑战。但是,开放模式并不等同与免费,也不等同于非商业化,或者非盈利。开放模式的商业实质,是把出版的价值产业链进行扩展,将出版的盈利模式复杂 化。关键在于,这个产业链的设计是以读者为核心的,而不是以出版商为核心的。当读者希望不加限制地发布和接受信息时,出版商要提供自出版服务;当读者藉由 社交网络形成阅读社群时,出版商的角色是推广阅读文化,培育良性的读者关系;当读者希望享受跨平台阅读的便利时,出版商有责任打通商业与技术的壁垒……简而言之,出版商要重新定义自己的角色,重新思考自己的核心价值,以及凭此价值向读者收费的方式。以往那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简单陈旧的模式,将越来 越难以适应开放环境。

  某种程度上讲,中国数字出版的发展已走入迷途。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很多业者还没有走出陈旧的技术局限和商业模式束缚,自然也很难看清开放技术对出版的巨大冲击,也就无法与时俱进地进行数字化转型。开放模式为数字出版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舞台,也正在形成更具效率的传播与商业模式。这是一条不同于传统体系的发展道路。这种创新对我国尤其有意义。

  开放模式的基础是庞大的、具有创造力的用户,并藉由用户参与创新来打造出版产业链,而不是单一地依靠出版商。我国拥有数以亿计的互联网用户,其巨大的人口 红利不但体现在市场规模上,更体现在来自用户的无穷创造力上——即克莱•舍基所定义的“认知盈余(Cognitive Surplus—— 这是中国数字出版最宝贵的资源,但却被业界所漠视、曲解,甚至敌视。另一方面,开放模式通过各平台之间的合纵连横,来形成多方共赢、而不是一家独大的产业 格局。我国数字出版以中小企业为主的多元化结构,正好具备这样的竞争与创新活力。数字出版业者应该以更开放的心态拥抱开放技术及开放模式——以读者为核 心,以用户创造力为动力,以企业间合作共赢为基础。这样,不但有助于突破我国数字出版的瓶颈与迷局,也可能探索出一条中国数字出版的开放之路。

推荐阅读
Commend

  • 2020年12期

  • 2008年05期

  • 2022年13期

  • 2021年02期

  • 2020年07期

  • 2021年02期

  • 2021年02期

  • 2021年01期

  • 2019年02期

  • 2021年06期

  • 2021年05期

  • 3029年08期

  • 2014年11期

  • 2021年04期

  • 2020年10期

全球期刊门户微博

博客图片

全球期刊门户
北京市,海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