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数字出版技术的驱动力与影响力

作者:杨斌  来源:中国出版网 2013-7-17 字体:

  

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总裁 杨斌

  一年来,数字出版产业无论是出版还是技术,都有了一些新的变化。从技术来看,这一年变化最大的技术无疑是智能手机和移动应用相关技术。尽管说数字出版阅读在多年前就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但去年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是值得我们重视的。第二,出版行业对数字出版的重视度和投入度比以前有很大的提高,这也是我们去年一年的感受,包括今年上半年的感受。这两个变化使得我们今天的研讨会格外有价值。

  上周我参加了一个中国和欧盟的数字出版小型研讨会,我有两个信息可以分享。第一个信息,欧洲的数字出版到底现在是什么样的现状?应该说跟我们差不多,数字出版的产值占整个欧盟整体出版产值也就3%,比我们好不了多少。这说明什么?说明数字出版仍然还在比较艰难地摸索。第二个信息,在欧盟的很多国家电子数字平台基本上是超过50%的占有率。前两年我们在不断地传播一个观点,数字出版产业是一个内容加技术的产业,它和传统出版不一样,传统出版虽然技术也很重要,但是在这本书生产出来之后技术就不太重要了,因为这个图书的发行渠道和最终消费阅读其实跟技术关联不太大。但数字出版需要内容跟技术的紧密结合,紧密得高还是不高,就决定了这个产业发展的速度和发展的规模如何。应该说,今天仍然在摸索的过程中,所以我今天讲的是《数字出版技术的驱动力和影响力》。

  同Gartenr最新发布的一些报告和预测来看,PC的出货量在下滑,而平板电脑的出货量显著上升,特别是智能手机销售量可以达到18亿部,意味着数字互联的时代已经到来。手机超越PC成为上网设备发生在2013年,从移动用户的上网习惯来看,呈现了上网的时长不标准,是通常说的碎片化时间,一旦有时间就可以来上网。而且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它的阅读需求呈现出一种碎片化、个性化和更讲究的一些需求。移动互联网融入了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人的手和脑的延伸。3G还没有在国内普及,4G就已经来了,4G最大的好处是以100Mbps的速度传输无线信息,这样给我们出版内容的准备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

  我们看到的挑战,首先是传统书店经营的困难,很多人说书店难以为继。而与此相对比的是数字出版的增长是比较快的,尽管技术上所占的总体比例不是太大,2012年的电子书销量比2011年增长70%,三分之一的出版商10%的销售收入来自电子书。美国出版行业的比例比欧盟和中国要高不少,英国2012年上半年电子书销量上升了188%,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STM的收入普遍地超过五成。传统出版业加快数字化转型,大英百科全书基本上不做纸质的印刷版了,只做在线的。

  关于人们用不同的设备在上网的十大应用或者说十类不同的上网行为,不同的设备有不同的行为类别。使用手机和Pad的应用,电子阅读成为了十大应用之一,这说明大家用它来获取信息、内容还是一个主流的应用。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在数字出版的应用方面,数字教材,特别是通过去年一年和今年上半年的发展来看,面临着一个增长的爆发点。

  数字出版产业是内容加技术的产业,内容和技术是相互影响的,每一次技术的发展都使得我们出版业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从造纸术、活字印刷、雕版印刷等等都使得我们的出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和领域。方正在出版这个领域所做的推动基本上是从70年代的激光照排开始的,包括排版、采编技术告别纸笔印刷工作流程技术等等,都促进了中国出版行业的发展和进步。这些技术也对出版产业和印刷产业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比如说数字印刷的技术,它对出版的商业模式是有改变的,我们一直憧憬和期待的一种方式是大量减少出版社的库存和滞销图书,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我们在座有很多出版社的同志们可以看看自身出版社的情况,大部分的出版社的库存仍然是很沉重。事实上,还是有一些技术,比如说数字化技术这种模式,为什么会发生?原因很复杂,包括出版社对编辑的考核和评价体系,同时这个技术不是说只有有一个数字印刷的技术就可以自然而然地解决了,这个事情发生有两个最基本的条件,第一需要有覆盖全国的主要城市的数字印刷的网点,数字图书经过数据流之后一定要过滤到最近的一点出来,才能做真正的零库存,否则是做不到的。这些网点又不是随便用,因为不可能营造一个覆盖全国的,怎么做?我们想的是数字印刷的平台,这个方式正在和几个出版集团开始部署,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逐渐见到成效。通过建立这个平台把出版社的资源建立起来,包括数字物流也包括电子商务的支付都在这个平台里。

  方正电子一直是为出版行业服务的技术厂商,所提供的数字化解决方案也是最为全面的。从资源的生产管理、数字化工作流程以及资源的应用服务平台都提供了相应的解决方案。我这里有一个明显的感受,是在一两年前出版单位去做数字出版的尝试或者是转型的时候比较多地重视资源的建设、资源的管理和数字化的监管。尽管那时候没有想清楚到底资源怎么用,但至少资源库建起来会有用,这是一个共识。我们所构建的服务和应用的平台是包含了比较多的内容,这些也是我们老在说的数字出版的商业模式,就是看你给最终读者或者是最终受众所提供的服务或者所提供的产品是不是清晰。我们提供的也包括了跨平台的多终端的数字阅读方案,如在线阅读支持网络原创,支持具有社会化媒体属性的评论分享,支持电子商务,同时我们也提供另一个服务平台,比如说面向专业出版社的专业数据的服务。特别是专业出版社,越是垂直领域的大数据越有被挖掘的价值。还有关于移动云阅读平台,以及面向教育的在线学习、学习评估、在线考试等等,这是我们所提供的以顾客为中心、以数字出版的应用和服务为平台的一些方案。

  我们的数字出版电子书做了很多年,基本上把智能书搬到电子设备上,但这种方式远远不够,因为没有把电子设备的特性发挥出来。电子设备有两大类特性,第一是适应性的特性,对图书的内容创作和策划会有影响的,我在策划一本书之后会考虑到是不是应该加入一些展现方式,使内容表现更为完整。第二是跟读者之间的交互,设备是可以触控的,是有重力反应的和方向感应的,有其他的多点触控的。所以点击的内容会有反应,使得我们的阅读体验会更好这是一个理念。如果说以前的数字出版实现一个版本的话,这无疑是一个增强版的电子书。

  我们的移动出版方案是面向全平台的多终端的方案,在不同的设备间还可以做一个同步。面向书报刊我们已经有很多的解决方案了,这些图书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下载和阅读。去年一年,我们在移动阅读上有更深的技术,我们在数字出版领域应用,在教育领域也取得了比较好的进展。从我们国家教育未来五到十年的规划来看,应用信息技术改变我们国家的教育是一个国策,这种方式和出版特别是和教育相关的出版单位有比较深刻的影响。未来的一年内云计算会给教育带来比较大的冲击,两到三年内形成游戏化的学习,整个教育类的环境四到五年内会对个性化学习环境有比较好的进展。

  这块做的是一个智慧教育的方案,教材我们都已经介绍过的,而数字教育我们希望能做到的是特别是在课堂教育上能够把更多的技术引入到课堂,不只是简单的电子排版,我们希望能够在教材的内容编纂技术上跟这样的一些数字设备紧密结合起来,提高内容的展现能力,提高学生学习的理解能力和主动学习的能力。这个方案也包括了几部分,第一是管理软件,我们能够把内容跟以前的内容更深入地加进去,第二部分是互动课堂,课堂里面需要有一个管理方案,包括了多终端的数字教育产业方式,老师用的教育设备,学生和老师之间怎么通过这样的设备进行交互,同时也包括了省级和区域级的教育平台,在省级和区域级的平台下,把各种老师和学生的学习空间能够联系起来,实现优势资源的班班通。

  数字出版是内容加技术的产业,无论怎么样内容都是最关键和最核心的,所以在这个方面出版商是大有可为的。方正电子作为一家技术提供商,非常愿意与在座的出版单位形成一种紧密合作的关系,共同推动我们国家信息出版产业的发展。

 

推荐阅读
Commend

  • 2008年05期

  • 2022年13期

  • 2019年07期

  • 2019年04期

  • 2019年08期

  • 2019年08期

  • 2019年08期

  • 2019年07期

  • 2019年02期

  • 2019年32期

  • 2019年30期

  • 3029年08期

  • 2014年11期

  • 2019年16期

  • 2019年07期

全球期刊门户微博

博客图片

全球期刊门户
北京市,海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