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调“一步一个脚印”的 赵立

作者:谷力   2011-1-10 字体:

  《人物》杂志的办公室在朝内大街166号,与人民出版社同属一方建筑,而直到我与赵立简单寒暄,打开录音笔前,还不知道《人物》已经被拨到东方出版集团,十几天后便将“去事业化”。

  2010年148家出版社将完成改制,人民出版社虽然作为四家保留事业体制的出版之一,但《人物》杂志并不属于被保留之列。“一开始有些担忧,一下到体制外去了,你的‘事业身份’没有了,但由于从10月份开始,我们就做了一些杂志明年的改变计划,尤其通过我跟《Vista看天下》还有一些发行、广告代理方面的接触,对市场有了一些概念,也就不那么担心了。”我们的谈话就从这里开始,至少从赵立眼中,看不见忧虑,谈到了一些计划。

  龙源期刊网:明年《人物》就将和其他文史类杂志一样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您对它们了解程度如何,内容会不会向它们靠拢?

  赵立:很多刊物我们都一直在订,原来是《南方人物周刊》、《三联生活周刊》,最近比较多的是《环球人物》、《文史参考》,都会关注。内容这方面,短期内肯定不会靠,因为《人物》还是要利用自己的资源,它和《南方人物周刊》、《环球人物》背靠的资源可能不太一样,至少明年12期,会比较稳定、统一,比较偏政治、财经,刚性的东西会多一些,不太会做成那种比较动态的东西,只能是对现有的东西进行比较细致的挖掘。我们也不希望失去我们那么多稳定的用户,这是我们这么多年发展走过的立身之本。

  龙源期刊网:浏览《人物》的旧刊发现,08年左右都是白底,人物都是远景,半身像,特写很少,后来渐渐地便多了起来,这与上面压力强度有关系吗?

  赵立:其实没有,改变的原因就是原来的刊头比较小,人物不是特别突出,不是很抓人,改变是和刊头配合的,刊头放得特别大,也跟我们换了设计公司有关系。关于体制内的压力,其实并不像外面人想的那样,比如人民日报做什么事情都是个表态啊,人民出版社会怎么样,体制内也没有那么多限制,你看吴仪我们也上封面了,接下来我们还会做类似级别的领导人,有时候限制是自己给自己一个限制,是自己没有想到。

  龙源期刊网:对于现在的封面您满意吗?明年会做出哪些调整?

  赵立:不是特别满意吧,大概会调整封面和标题。比如说,像马寅初这样的人物大家都不认识,以后我们就会把他放在历史里,可能不会作为特别推荐放在封面上。但人物也不会选太年轻的,我知道《南方人物周刊》做了几期特别年轻的娱乐明星的封面,卖得也并不好。我们可能会通过事件、家族,比如冯玉祥家族、李鸿章家族,因为这方面的资源我们特别多,例如很多名人后代。另外我们还有许多历史学家的作者资源,这些内容,即符合我们杂志的定位,也不能说它不年轻,像人民日报新的文史参考,卖得挺好的,我觉得三四十岁的人应该也会看。

  龙源期刊网:《人物》杂志的受众人群您大概统计过吗?

  赵立:嗯,我们统计过,大概是50岁以上,知识群体,中学老师特别多,行政机关的也很多,大学老师,研究人员也比较多,偏向这样一个群体,男性居多。

  龙源期刊网:《人物》走出体制,向市场化发展,会不会和现有的杂志的受众,产生冲突?普遍上讲《Vista看天下》、《三联生活周刊》的读者,已经成为现在消费的主流人群。

  赵立:我觉得不会,第一我们的读者对杂志特别忠实,很多都已经订了三十多年。另外我们只会渐渐地把年龄往下调一调,比如30岁到50岁这个阶层,也把他吸引过来。我觉得《Vista看天下》(以下简称《看天下》)应该是特别年轻的,学生比较多,《三联生活周刊》就不同,是跟着70后成长起来的,比如那期托尔斯泰的封面,我觉得《看天下》的读者就不会去看,他们需要的信息量特别的大,《三联生活周刊》很难说它信息量特别大,但依然非常成功,托尔斯泰那期也很好,所以我们要保留文史这一块,也是我们读者最喜欢的,这些东西不能说年轻人不爱看,可能前一段时间我们不太注意标题、小标题,直接把文章放在那,让读者直接从头到尾看完,可能吸引力不够,这是我们之前的编辑思路没太注意的。

  龙源期刊网:现在除了文史类杂志,提到历史事件,都是用它来表述观点,基本上都不是我们上学时学的历史。比如淞沪会战、蒋介石。《人物》虽然脱离体制编制,但类似来做,会不会有些不能言尽?

  赵立:不会,真的不像你们想象得那么多。比如第八期我们做的滇缅之战,大家都会觉得体制内,宣传正面战场,宣传国民党会有问题,但其实都可以做的,包括蒋介石这些都可以做,我们第11期、12期地图栏目,连着两期做的都是蒋介石,讲他家乡的一些事,基本上没有什么负面的,都是一些家庭亲情的,是一个很正面的对蒋介石的报道,上面也没有要求一定要有负面的。还有陈为人,就是丁冬特别推崇的作家,以前在山西作协,因为不太被体制内所接受,然后出来了,他的文章有些在大家看来是特别敏感的,比如说他写前苏联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为什么被迫流亡国外,索尔仁尼琴他们,这些或许以前会有限制,但我们现在都可以做。

  龙源期刊网:家族这块儿会是明年的重点吗?

  赵立:重点之一,不会是全部。比如说,辛亥百年可能大家都要做,就看你怎么做出新意来。我觉得可能也不固定在历史人物,但要把人物放在事件里,我们要抓热点事件,然后从事件里抓人物,从人物把这个事件深入进去。比如说,你研究通胀,联系到美国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我觉得这些东西都可以做,关键是这东西需要一个论证。



  龙源期刊网:《人物》现在采编有多少人?年龄结构怎样?

  赵立:现在加上我,一共才有4个。年龄大概还比较均匀,有一个84年的,这是最年轻的,然后70后两个,一个50后,只有那个50后是杂志创刊就来了,其他都是后来陆续补充的,大家在一起差不多有4、5年了。

  龙源期刊网:您除了负责大家的日常工作也要负责组稿么?大家的分工情况是怎样的?按栏目分吗?

  赵立:嗯,我也负责组稿。分工之前还没有,因为大家的资源不一样,只有封面的选题,12期大家轮着来,其他的就是大家有什么想法,然后组稿。我们现在人少,所以基本上是群策群议,有什么问题大家一起商量。但是明年开始就准备分栏目。

  龙源期刊网:我看您这边有韩三平的稿子,当时为什么没有想过把他做为封面?

  赵立:可能这就是之前我们和市场化不一样的地方。韩三平的稿子主要是谈他妈妈,我们觉得内容上比较弱,所以就给它放到社会里面,没想到要把他做封面。其实作者和韩三平也是认识的,很多东西也采访过,但当时就是没有这个想法,把它当做了一个小文章。还有像薄熙来那篇,有一个薄熙来的小学同学写他的,写他当同学那些事,然后《看天下》拿来,就直接放在第二篇文章,就是时政,名字叫《山西老寇薄熙来前传》,把它放在特别重要的位置上,我们就把它放在特别后的位置上,因为觉得这些都是些边边角角的东西,也没有把它当做一篇重要的稿子,实际上这篇稿子反响特别大,大连那边转载也很多,有的人还给作者写信,《看天下》这边反响更大。所以我觉得我们认识是一定要转变的,原来这些都被我们当成小稿子、小事件,没意识到人物本身是很重要的。这也给我们明年的计划提了一个醒。

  龙源期刊网:《人物》杂志好像做学者、政客比较多些,企业家做得很少,您认为现有的商界人物,不符合杂志的定位吗?

  赵立:这也是我们之前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所有的编辑兴趣都比较接近,做文化、文史的比较多,企业家的内容没有人来关注,所以没有,不是我们不想做。也有一些一般的企业家,愿意花钱上封面的,我们觉得不符合我们的定位,所以没有上。明年你要看我们的封面,就会发现有一个较大的改变,虽然我们是文史一家独大,到时我们可能是文化、财经、时政三大块。

  龙源期刊网:什么样的企业家符合《人物》条件?什么样作者的稿子可以作为封面?

  赵立:其实也没什么硬性要求,比如他个性很鲜明,管理很突出,比如华为的老总,那种家族式管理。任正非好像上过我们封面,但当时还是比较传统的写法,从这个人的出生,到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写的经历比较多,以后封面文章会有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评论和思想性的稿子会多一些,编辑要对这个行业非常的了解,然后作者也不应该是泛泛的,写故事那样,至少有一些想法在里面,我们现在也在补充这方面的人手。


  龙源期刊网:现在《人物》杂志的作者大概有多少?

  赵立:大概有三、四十个,比如说有社科院的、媒体的,媒体圈里有《南方周末》的李宏宇、《中国经济周刊》的迟宇宙,还有张颐武教授,历史方面来新夏、李冬君写的东西都比较好,基本上都是学者、作家和媒体。今年第一期我们开了几个专栏,现在定下来的有北岛和肖复兴的。我们的作者队伍其实是相当高质的,就是看我们怎么把封面选题做得比较符合市场。

  龙源期刊网:这些资源是人民出版社提供给您的吗?

  赵立:是我们自己找来的。

  龙源期刊网:通过约稿的过程,您对《人物》杂志的影响力满意吗?

  赵立:肯定不满意,比如好多时候我们出去采访,一些作者都说:“嗯,我以前看过,80年代看过。”我们80年代影响力确实非常大,基本上有好多人都看,“噢,我知道《人物》杂志,当时上大学的时候,读了好久,”所以虽然约稿比较容易,但是我们不能躺在这个上面,要向前看。

  龙源期刊网:现在杂志的发行情况怎么样,零售和订阅量的比例是?

  赵立:我们现在基本上没走零售,主要是订阅。不过最近我们也做了一个实验,就是在单位旁边找了几个报摊,各铺了30本,结果卖掉了16本,实销率基本上能达到50%,有点儿超乎我的想象。以前觉得一是封面的状态不太稳定,二是和市场化也还有些差距。明年我们打算铺得大一点,每一期看看能卖出多少,然后再请我们的发行代理,广告代理来运作,我们先要知道市场是什么样的。以前有限制,我们根本不知道市场是什么样儿,铺发行要花那么多钱,要有渠道,我们也会请一些研究媒体的学者来帮我们做分析,比如原新华社新闻研究所所长陆小华和北大传播学院徐泓副院长。

  龙源期刊网:人民出版社的其他兄弟刊物的渠道情况也是类似吗?

  赵立:完全类似,我们人民出版社有三家杂志,《新华文摘》《新华月报》都很类似,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文学类的有《新文学史料》、《当代》,好像就《当代》在个别报刊亭可以买到。

  龙源期刊网:机场、学校这些渠道会有计划吗?

  赵立:嗯,有计划,但要明年通过与市场人的接触,和摊主的接触,一步一个脚印。我们先要让出版社的领导有信心,有了信心才能提供给我们最大的资金支持,然后包括你这一年通过内容,对市场的了解,要有一个方案,这一点虽然我们脱离事业编制,但还是和真正的市场化媒体有所区别。

  龙源期刊网:对于资本您怎样看?

  赵立:资本我并不排斥,因为愿意投资《人物》杂志的人还是挺多的,但人民出版社不愿意接受投资,一是担心内容会有变化,二是人民出版社本身投资也并不缺钱。而且不愿意接受投资,也是因为领导觉得《人物》是人民出版社唯一可以走市场的杂志,是可以盈利的。


  龙源期刊网:您平时喜欢读哪些书?

  赵立:我当年看的书就是在工科学生中比较流行的,张爱玲、沈从文比较多,有一段时间我特别迷张恨水、黄仁宇。后来做编辑之后,《光荣与梦想》是我看得比较震撼的,后来就是凌志军,就是写《交锋》《变化》的那个作者,后来他写了《联想风云》。还有迟宇宙最早写的那本《联想局》,他也是我们的作者,明年在财经这一块,会联系得更多。

  龙源期刊网:对于现在的电子化阅读您会有忧虑吗?

  赵立:我并不忧虑,我不认为纸媒会存在很久,它也许会成为收藏品,有些人会喜欢,价格会比较高,大部分人可能都在阅读器上阅读,但即便是在阅读器上阅读,它也是要有编辑部的,也是要有内容提供商的,需要有一个综合的内容。另外,像《中国国家地理》通过网络销售,盈利已经达到了2000万,我知道龙源在期刊数字化这方面,资源和技术都比较领先,也希望能与你们一直合作下去。

编后:
  赵立在《人物》杂志已有12年整,但采访起来并不容易。和许多喜欢过张恨水的女孩一样,她安静,甚至有些腼腆。她说自己并没有圈子,虽然很多朋友也是王小峰、老六那里的常客。“主要是不太善于交往吧,所以就觉得跟别人坐在一起聊天,有点儿别扭,可能那种状态有点儿接触不了。”大学毕业以后,赵立从设计印制到编辑,又到了今天的副主编,说其中最大的感触是,这是一份让她享受的工作。我觉得这并不是一句套话,因为她说《人物》已经招了新的执行主编,还说,即便以后引入资本,再做回编辑也无所谓,只要杂志的内容不偏。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赵立最常提到的是“一步一个脚印”,闲谈时我问她何时结的婚?她说:“挺早的,28岁就结了。”

推荐阅读
Commend

  • 2008年05期

  • 2022年13期

  • 2020年12期

  • 2020年07期

  • 2021年01期

  • 2021年01期

  • 2021年02期

  • 2021年01期

  • 2019年02期

  • 2021年06期

  • 2021年05期

  • 3029年08期

  • 2014年11期

  • 2021年04期

  • 2020年10期

全球期刊门户微博

博客图片

全球期刊门户
北京市,海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