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理想更重要的是“技术”

作者:姚丽静   2011-5-10 字体:

计湘婷简介:
2004年进入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工作,任职南方都市报。2007年初进入广西出版杂志社,任《求学》执行主编。

《求学》希望:
通过我们的杂志,能让今天的高中生了解何谓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何谓大学,何谓大学精神,何谓专业,何谓生活,并通过我们的杂志选报到理想的大学和专业进行学习。我们期待这本杂志能让高中生的生活、学习和情感更丰富,更有力,更理性,更沉潜。


从“技术”上实现杂志的价值


龙源期刊网:《求学》作为中国第一本高考资讯指导杂志,它的特点是什么?

计湘婷:简单地说,《求学》是给高中生阅读的一本高考杂志,呈现的是与当下高考和高中生相关的内容。作为一本高考杂志,它的实用性、指导性和专业性是无可置疑的。但是,与市场上同类校园期刊相比,《求学》另一个鲜明的特色在于,它更多地向今天的青少年传达了关于大学精神、人文情怀,关于理想和追求这样的东西,一些在目前这个转型期的社会中最为珍贵的东西。
所以,我们更愿意把《求学》定义为是一本给 “高考的读书人”阅读的杂志。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杂志,能让今天的高中生了解何谓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何谓大学,何谓大学精神,何谓专业,何谓生活,并通过我们的杂志选报到理想的大学和专业进行学习。我们期待这本杂志能让高中生的生活、学习和情感更丰富,更有力,更理性,更沉潜。
可以说,《求学》具有某种“混合气质”――在高考指导类杂志中,它显得更有情怀、更温润一点;在形式活泼的校园杂志中,它又显得更加专业和严肃。

龙源期刊网:这也是你们的编辑理念吧,听起来这是一本很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中学生期刊。

计湘婷:也许称之为“在务实基础上的理想主义”更为恰当。因为我们编辑杂志的第一要义不是“理想”,而是“专业”。作为一本高考杂志,我们整天在琢磨的问题是如何从“技术上”让这本杂志实现它作为高考杂志所应具有专业性、权威性,从而达到我们预设的理念与目标。当我们从“技术”和“专业”的层面去探讨如何做好这本高考杂志的时候,“执行力”要比理想重要得多。因为“技术”不是靠表述或者感觉体现的,它是十分具体、可操作性极强,并能直接呈现于杂志出版的各个环节之中的,可以看得见的东西。
雄心壮志很容易树立,但真要实现出来,必须靠技术。

龙源期刊网:你提到“从技术上”实现这本杂志的价值,能举一些例子吗?

计湘婷:“专业化”和“职业化”是我们在采编工作中最常提及的两个词。我比较认同“比热爱这份工作更重要的,是你的职业化程度”这个说法。所以我们非常注重编辑技术和工作细节的执行,要求是很严格的。比如,我们要求责编在约稿过程中,必须遵循与作者沟通的几个“知会程序”。即,文章初审时,知会作者;复审通过后,知会作者;发排后,知会作者;杂志上市后,知会作者;寄送样刊时,知会作者;统计稿费时,知会作者;发放稿费时,知会作者。
再比如,我们杂志制定有通用的约稿函。但是每个栏目,面向各种身份不同的作者,我们又细分了各不相同的约稿模板,以便让约稿更具有针对性,也更有效率。这些事情看起来很琐碎,但是必须要做,这是编辑的职业要求之一。
在编辑技术上我们也有一套自己的操作规范和要求。其中的一条是,杂志向读者传递出来的资讯,不仅要是真实的、专业的,同时也必须是丰富的、立体的、生动的。例如,向读者解读某个专业,一般来说,我们要求我们的作者必须是在这个专业领域有深入研究的专家学者,我们相信,只有“非常了解”一个专业,才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深入浅出”地解读好这个专业;同样的,我们向读者介绍中国人民大学,不会仅仅满足于请人大读本科的学生来谈“此时此刻”的人大,责编还必须邀请到人大的知名校友来谈他眼中的人大。最后这两篇文章共同呈现出来的人大将是非常立体的--中学生读者不仅能从中体会到两代人眼中的人大精神,亦能领略到人大在几十的的历史变迁中所展现出来的,既相同,又不同的大学魅力。


采编技术是现实中有所作为的重要变量


龙源期刊网:我看到,现在市场上的很多校园杂志的内容都比较活泼、时尚,《求学》似乎更“正”一些?

计湘婷:与其说《求学》“正统”,不如说求学“专业”。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求学》是一本专业、权威的高考杂志,但同时它又是一本富有人文关怀和理想主义的高考杂志。我们不排斥创新,也不排斥时尚、活泼,但创新与时尚、活泼一定是建立在符合《求学》的办刊理念和办刊宗旨的前提之下进行的。
我们最近半年来推出的一系列专题,如《香港的大学为什么这么香?》《台湾招生:看上去很美?》《选三本还是去高职?》《撕掉标签,90后的高考生态》《绽放2011,千里走高校》《艺考,他们携梦前行》《如何选择影响你一生的专业》《2010大学门槛有多高》等,都是非常贴近中学生需求,同时又具有很好的时效性和实用性的专题。
我想,人在中学时期,思维活跃,激情四溢,没有成见的束缚,没有物质的负担,没有世俗的压力,在这么好的年龄,就应该读一些似乎不那么“好看”的杂志,看一些“跳一跳才能够得着”的书,把内心的格局扩大一点。

龙源期刊网:那么你如何看待杂志的形式与内容的关系?

计湘婷:所谓“学我者生,像我者亡”,做杂志最怕生硬的模仿,你可以耍酷,耍帅,但必须给足读者面子。就《求学》而言,所谓“给足读者面子”,我认为就是我们的内容要很好地呈现出杂志的专业性和权威性,呈现出杂志的个性。读者不是傻子,如果一本杂志的形式大过内容,下场就是直接去死。
举个例子,向读者介绍大学,形式可以多种多样。但我们更倾向于从民间的视角,从“小历史”的角度去解读某一所或某一类大学。我们认为,与其向读者罗列大学的官方介绍,不如从人物故事的视角去探讨大学是什么,大学精神是什么,大学对人生的影响等主题,通过这些平实的、生动的叙述去展现出大学的本义,用专业的态度去告诉读者关于报考大学的更多一点、更深入一点、更真实一点的内容。那些华而不实的、形式花哨的“策划”,是我们坚决杜绝的。

龙源期刊网:您认为编辑最需要具备的素质是什么?

计湘婷:要做好编辑,尤其是一本中学生杂志的编辑,心态的调整非常重要。比如,社会新闻的编辑,也许需要嫉恶如仇的心肠,做新闻调查的编辑,也许需要是非分明的眼光,但是做学生杂志的编辑,可能最要紧的还是对作者的宽容、指导以及全程的关照。
我的一位媒体朋友,曾经做过一组非常棒的图片特刊。在进行经验总结的时候他说,在做特刊的过程中,图片编辑对摄影师的行程和进程了如指掌,而且针对前方出现的各种问题,都提出了有效的解决方法。图片编辑一直在告诉摄影师,你们单个人看一组题材是扁平的,低端的,而图片编辑在一开始看这个题材时就是立体的、多维的,他会尽最大的效能去体现每一组图片在整个报道中的地位和价值。
我想,做杂志的时候,编辑和作者的关系也应该如此。组织专题报道时,编辑必须出现在相应的各个环节之中。如果编辑在作者的写稿过程中不跟进,等着作者交稿后再修改,结局往往是:你等着被雷到吧。同时,在整个专题组稿的过程中,编辑还需要做一个策展人,他不仅要懂得合并各个记者的同类项,又要学会释放出不同作者的文字气质,以保证专题的质量。
所以说,编辑不能仅仅把自己看成是编辑,他还需要盘活并最大限度地利用好资源,他更像一个项目经理人。

龙源期刊网:我了解到,《求学》汇聚了大量的名师资源,这些老师为《求学》贡献哪些力量?

计湘婷:是的,《求学》正在构建一个庞大的专家资源网络,我们正不断寻找有责任感的专家学者为我们的读者提供专业的意见和观点。可能很多人不了解,尽管我们是一本中学生杂志,但杂志的背后是数百位专家智囊团的支持。更为可贵的是,他们常常让我们深刻地体会到什么是“被认真对待”的感觉。我们曾经向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博导李侠教授约稿,他撰写稿件的态度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邮件中说:“……遵循您的嘱托,终于把小文章写完,也是颇感费力气,一直在修改。毕竟这是第一次给中学生朋友写介绍哲学的文字,尺度不好拿捏,一方面不能太专业了,另一方面又不能太随意,还要把整个轮廓介绍出来,真是不好掌握火候啊,好在这半个月修改了数回,考虑到中学生朋友正处于浪漫憧憬阶段,故把文字适当地做了点文学化的处理,这样读起来不至于太干巴。”
在今年第三期的杂志上,我们刊登了一篇香港中文大学周保松教授关于谈读书的文章,有读者看完后激动不已,给周教授写了一封信,没有详细地址,只写了“香港中文大学周保松教授收”,辗转很久才送到周教授手上,这让周教授和我们都感动不已。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对于撰稿的责任感,也可以看出,中学生杂志的用稿要求其实并不比一些大众类或时政类杂志的用稿要求低。反过来,当我们编辑文章的时候,也必须用负责任的态度去对待这些花费大量心力写就的作品。


继续酝酿文本内容和运营模式的转型


龙源期刊网:但有时付出和收获并不成正比。我们都知道,今天的期刊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作为一本中学生杂志,在市场化的过程中是否遇到过困难?

计湘婷:确实如此。今天的《求学》不仅要面对作为纸媒普遍面临的互联网的竞争,还要面对走市场与走系统的各类教育期刊的竞争。如何在功利的、多元价值观交错的混乱场境中,保持客观、冷静、权威而专业的指导性,非常不容易。求学试图突破这种功利的格局,努力去呈现这本杂志的公信力和话语权,但这种呈现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一方面,杂志本身固有的属性会影响到文本的质量。我们知道,一个月编辑出来的一万字,和一天编辑出来的一万字,肯定是不一样的。但杂志的流程不允许你花费这么多时间去弄这些东西,而卡在某个时间点之前必须把东西赶出来,往往容易造成各个环节“能凑合的就凑合”的局面。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唯一的办法是控制好流程,做好时间管理,打好“提前量”。我们现在的要求是,责编必须提前半年做好全年度的选题策划,提前一到两个月约稿,以分钟为单位,严格登记初审交稿时间、发排时间,统计稿件返修率,逐渐把一些“慢慢琢磨”的时间匀出来。这个过程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到最好,还有很多努力的空间。
另一方面,目前的教育期刊市场竞争特别激烈,给《求学》的发行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与十年前相比,今天的《求学》在新闻空间、媒体形态、人才吸引以及价值观等方面都不再有明显优势,在采编技术上,与其他同类媒体的相对差距也在明显缩小,而在这些变量中,在其他几个要素一时尚难有根本变化的情况下,最现实、或者说求学人能够有所作为的一个变量,即在于采编技术。而采编技术的整体提高,不可一蹴而就,还需要一个慢慢耕耘的过程。
可以说,这两个方面是目前我们无可回避,但又必须突破的困难。

龙源期刊网:从中我能够理解《求学》的影响力为何能够高居全国同类期刊之首。

计湘婷:目前,《求学》在高中生中已经形成了强大的品牌效应,每本《求学》杂志平均拥有超过13位学生读者的传阅率,读者数量超过700万。
自从求学杂志短信平台和新浪微博开通后,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读者“抱怨”的信息:“每天下课后,我都会匆匆地跑到学校的报刊亭去询问最新的求学到货没有”“饭卡里就剩下7块钱了,咬咬牙还是买了求学”“在我们学校,周末中午一放学大家就冲出教室,不是冲向食堂。而是冲向书摊买求学,去晚了就卖光了。”……诸如此类的信息,我们每天都能看到很多。每当看到这些热情洋溢的来信,我们都非常高兴,我们都很享受精心编辑出来的作品被读者认可的美妙感觉。

龙源期刊网:您对未来5年的市场前景怎样预测,有哪些目标?

计湘婷:《求学》创刊十年来,已衍生出文科版、理科版、高分作文版、考研版四个分版,以及教辅图书10多种。拥有中国教育资讯门户网站――“求学网”和姊妹刊《教育界》。我们还成功运作了“高考直通车”、“求学星驰助学金”、“赢在高考巡回演讲”、“志愿填报在线咨询”等具有强大社会影响力的品牌活动,并与中国教育电视台合作了“春天里的七次聚会”等项目。可以说,《求学》形成刊系的道路在今天已经获得了突破并逐渐成型。
未来几年,《求学》将继续酝酿文本内容和运营模式上的转型,以实现影响力和发行量的提升。从经验上看,《求学》办刊理念的进一步厘清与调整、采编技术的进一步制度化和专业化、刊网互动的深化(包括求学的内容经营与手机报的结合等)以及运营方式的不断创新可以作为求学品牌新的发展点和《求学》刊系新的利益增长点。
今天,信息世界的发展节奏更快也更为复杂,但基本的真理不会改变:读者需要在海量的信息中最有效率地获得专业而可靠的信息。因此我们认为,《求学》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一份具有时代精神的高考刊物,在传承大学精神的道义与责任上,在传播高考的真实资讯上,在提供专业、权威的高考报考指导上,《求学》责无旁贷。

龙源期刊网:就您个人而言,您在传媒领域从业多年,最深的体会是什么?

计湘婷:最近出现在脑海里最多的一个词是:职业认同感。
如大家所见,我的职业是编辑,但我更认同“传媒人”这个概念。简单地说,传媒就是传播。做一个优秀的传播者比做一个编辑要难得多。什么是传播?用新闻系朋友的话说,就是“什么都是传播”。八同事的卦是传播,对某人不爽竖起中指是传播,采访招办主任也是传播——关键是,传播有效和或无效之分,有大传播或小传播之分。
如果我们纸媒把传播职业定位为“编辑”或“记者”,也许很难满足一部分从业人员的内心期许和职业规划。向“传媒人”转型,说不定更符合一些记者编辑向经营型、管理型或编导型人才过渡的愿望。我的一位潇湘晨报的记者朋友,跑体育新闻,前两年去加沙采访,战地归来后名片上打上了“报业集团广告部副总”的头衔。我的另一位朋友,当年大学MBA毕业,填报入职志愿时非广告部不去,如今却成了地产行业的资深记者。我觉得这很酷,他们在“大传媒”的职业圈里混得很好。
当然,对于管理者而言,做传媒并不容易。今天的《求学》面临着与许多媒体一样的问题:80后的价值观和话语权已经显现力量,90后的读者、80后的员工,与过去的传统价值观形成了一个断代。传统传媒企业所固守的价值观在一些具体方面,如待遇、归属感、体制建设等,受到了新生力量的挑战。特别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生活在一个工作、生活、家庭压力都普遍巨大的城市,要为他们提供一个良好的物质和精神保障的工作环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后想说的是,无论现实环境如何,今天纸媒的价值已经不是为了“让读者获得资讯”,而是追求有别于网络文字的“有质量的文字”。 如今的世界,海量信息唾手可得,小小寰球尽在掌握,正因如此,新闻纸仍是易碎品,出版职业化的进程依然长路漫漫,大家一起埋头努力吧。

推荐阅读
Commend

  • 2020年12期

  • 2008年05期

  • 2022年13期

  • 2020年07期

  • 2021年01期

  • 2021年01期

  • 2021年02期

  • 2021年01期

  • 2019年02期

  • 2021年06期

  • 2021年05期

  • 3029年08期

  • 2014年11期

  • 2021年04期

  • 2020年10期

全球期刊门户微博

博客图片

全球期刊门户
北京市,海淀